陵以歌

All your wildest dreams will come true.
杂食党 啥都很感兴趣
微博AlexAshes欢迎扩列

cp答卷
大约没救了
别的小朋友都买了二十万台900了,而我连一只51也没有1551
(图源水印

日常做梦

想养只迅猛龙!(发出危险的嚎叫
虹膜是鲜艳的金色,白天是危险的竖瞳,晚上瞳孔扩成漂亮的圆圈,占据大部分眼睛,侧面看眼睛前面是透明的玻璃体。后背有蓝色的花纹,别的颜色也行。脊背隆起,成年人大概骑不了了,非常可惜,但就算真的可以也并不忍心去骑。
摸起来凉凉的,后背四肢连着大尾巴都肌肉结实,只有肚子软乎乎的。睡觉时候团成一团在身边,摸下巴会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,夏天可以当超大只冰袋抱住,什么人欺负我的话打个呼哨就上,管对面是她亲戚还是体型是她几倍的大佬还是体型几倍的亲戚大佬。
大概也会上街不想带牵引绳,超不情愿地把头甩来甩去。不许吃乱七八糟的东西,住爪那是客人不是食物!不肯吃便宜的龙粮,凶巴巴地呲牙,只好买超贵的小排喂她。还得洗澡,刷牙,经常咬断牙刷。把窗帘、床单还有车库里越野车倒后镜撕个粉碎,训她的时候无辜歪头,不关龙龙的事龙龙什么也不知道。会把滴着血的生肉叼过来,非常担忧,诶不肯吃吗,这也不吃那也不吃,饿死了怎么办啊。至于肉是从哪儿来的这种事情还是不要想比较好。
从小小一只长到和人差不多高不知道要多久,朝夕相处,要我是欧文,别说火山了,上泰坦星打灭霸都得去救她。

【奇异博士/复联3】千万次重逢

Summary:一千四百万六百零五个可能

分级:PG-13

警告:不怎么详细的暴力描写 逻辑bug满哪都是 观看复联三后笔者已失去理智

微奇异铁(然而智障的我根本没写出cp感

吹爆至尊法师,我单方面宣布我与缺老师结婚

我觉得不是刀

 

 

起先,他试图拯救所有人。

生命的价值早在学院中被宣誓,尽管无风自动的斗篷已取代白大褂,斯特兰奇所冠以的称谓依旧是医生。守护宇宙与守护生命没有区别,他本不应放弃任何一人的性命。

大多数时候,他们敌不过实力的绝对差距。废墟化作湮灭的武器,雷亚*从天空坠落,空间原石转移攻击,力量原石无可匹敌,现实宝石扭曲一切,有时他几乎以为自己触及胜利,却在红光闪过之后知晓一切不过虚妄。法术能产生的作用微乎其微,灭霸击碎他的力量像拂开一片蝴蝶。

然而他在一次次的战斗中见证奇迹。他的战友皆有精妙的战斗技巧,即便是与魔物争斗多年的他也忍不住动容。星爵矫健而德拉克斯坚实,蜘蛛侠灵敏而钢铁侠输出火力更令人惊叹。他亦在调整,踏板在第几秒落下,传送门开在何方,每一个法术都在最准确的时间与位置,试验数千,也可能是上万次,螳螂女轻盈落下,他们终于成功控制住灭霸。

啊,不错,他尚有闲心想到,比多玛姆好打。

然后奎尔一拳打醒了灭霸。这也不能怪他,心爱之人死去实在让人难以冷静,在下一轮的循环中他出手拦住星爵,以为这已经万无一失。

然而摘下手套的瞬间灭霸猛然惊醒,高大的身躯将惊扰他的蝼蚁甩飞,没有手套,灭霸的力量依旧令人仰望,他的皮肤刀枪不入坚若磐石。被夺走的手套很快回到手里,他们却再难在那紫色的怪物上留下任何痕迹。

痛觉在无尽的死亡循环中麻木,希望依旧渺茫。

于是他理智地选择牺牲同伴。纹身的男人破裂如倒塌的雕塑,读心的女孩像被撕碎的剪纸,而人类即便装备精良也不过凡人之躯,逃不过被贯穿心脏或是拧断脖子的伤。他们倒在地上,无神的双眼凝视着暖橙色的天空。

他不得不惊讶于同伴的高尚。奔向死亡或有迟疑,牺牲性命却全无悔意。而在所有人中他总是注视着那铠甲在身的男人,他总是第一个迎向战斗,并不宽广的身影拔山盖岳突向命定之敌。

然而付出生命的代价或为战斗带来转机,微薄的转变改不掉既定的终章。

他当然不吝于牺牲自己。他改变法术的内容,逆转时间的力量不会为他的死亡出现,而将在灭霸触及时间原石的瞬间爆发。然而当他死去法术便再难掩盖原石的踪迹,他总是一遍遍在最初苏醒,天色依旧是迤逦的暖橙,复仇者与银河护卫惊讶又迷茫地注视着他,钢铁侠说:“你还好吧?”

他一点也不好。他没说话,字句在唇舌间滚过一圈,数字一点点增加,他一遍遍看向未来的可能,而胜利的次数是零。

他试过走向更前,逃离泰坦星,转变环形飞船的航道,回到纽约圣殿,于是战场转移到地球,更多的复仇者与无辜平民在他眼前死去。

他几乎觉得绝望。比起与多玛姆的战斗,这一场更显得遥不可及:原石的力量相互抵制,他不可能创造一个时间囚笼困住拥有更多无限原石的灭霸。每个抉择都可能改变战果,总有一种通路通向最终的结局,可这千百万的可能只在一遍又一遍地告诉他:放弃吧。

Dread it. Run from it. Destiny still arrives. 

在某一次醒来时他终于向后仰倒,跌在废墟的石阶上。第千万次斯塔克担忧地问道你还好吧。钢铁侠仍旧眼带陌生,他沉默,不知该怎么告诉眼前人自己已见证了千万次他的惨死。

这是无尽的战争,没有最终的胜利。

也许从一开始这就是一场错误。他躺在地上看着空中隐约的雷亚,愤怒和悲哀已被千万次循环磨灭,无力撕扯着他早已千疮百孔的疲惫内心。

胸口项链缓缓开启,腕上光环灿若翡翠,时间倒退,加速,汹涌若奔腾的河流。环形飞船完好无损,米拉诺号*飞入大气,落地的机械重组,泰坦人的身影闪烁不停,天空归为湛蓝,再然后科技的痕迹亦在这片大地褪去,视野已在不断的加速中扭曲,诡异的光泽闪烁地绚烂,耳畔似乎响起了莫度的警告:

空间悖论,时间循环,你想被困在一遍遍重复的时间段里,还是存在完全被抹去?

至少我不是被自己的好奇心害死的。他想道,终于失去意识。

他终究没在那片令人作呕的橙色中醒来,澄澈的碧绿映在他的视网膜上,远处隐有星星点点的彩色光芒,他漂浮在令人窒息的黑暗中,猜想也许这就是原初。

宇宙诞生之初,六块无限原石诞生之地。

于是他掌心凝聚起法术,咆哮向那块漂亮的石头,原石震动着发出嗡鸣,而他并不在意若在此刻毁灭原石他该如何回到自己的时间。

时间原石光华大盛,比恒星更耀眼。他直视那灼目的光芒,毫无犹疑地加大法术的力量。光芒中影像绰绰,他几乎愕然,在那影像中看到了自己的身影。

那似乎是最初的几万次循环中的一轮。

还有他并肩的同伴,还有留守在地球的英雄,还有更多人——

战斗起于山达尔星,却未在泰坦终结,灭霸拿到了所有原石,在瓦坎达的丛林中啪地打了响指。亿万生物灰飞烟灭,宇宙失去半数人口,也许更多——骤然失去驾驶者的乘客,失去亲人的绝望者,还有早就被灭霸屠杀一半人口的星球……

这算什么?告诉自己失败是多可怕该再加把劲摧毁这宝石?他几乎想笑,抬手试图释放更多攻击,然而影像并未在失败的终局后停止。

蓦地,他掌中法术的光泽收拢,没了干扰那影像愈加清晰,他沉默地看着那绿光中失了本色的人形,沉默片刻,终道:“我明白了。”

几乎被磨灭的理智在那一刻归位,时间原石回到胸口的项链,彩色光芒迅速消失而视野再次扭曲。

黑暗降临之时,他听见一声略带担忧的“你还好吗?”

他睁眼,暖橙色再一次映在他的视网膜中,雷亚尚未坠落,泰坦仍是一片凄凉的寂静。他说:“我看了未来,这场战斗有一千四百万六百零五种结果。”

斯塔克愣了一下,立即问道:“我们赢了多少次?”

他沉默片刻,轻声说道:“只有一次。”

 

银河护卫队逐渐消散,那孩子颤抖着扑在斯塔克怀里,他终于深深注视着那男人不算坚实的背影。

命运终于垂青,他看着斯塔克,这个男人即将踏着血与灰烬孤独地走向最终战场。

他感到歉疚。

“Tony,我们已经别无选择。”

知觉逐渐消散,在那千万次死亡中这是最平和的一次,可恰是这次他觉得最为心痛。


还好,到最终,他知晓他们终会重逢。

 

雷亚:土卫五笔者的所有知识来自百度百科,不知道天上那个是土卫五还是七瞎写的

米拉诺号:银护的船 好像是叫这个吧